石楠的顏色

【鹿鞠王道】【手】

他知道她很不好,
会对他施以暴力,冷热皆施,

热的还能承接下,冷的简直痛不欲生。
被沉默低压气旋凌迟过,
也被掴过巴掌,
但每当她走路时手臂顺着作用力接近他身侧时,
他还是会忍不住靠近,
被她碰擦过也好,
幸福是累加的,
太大的不敢奢求,
微小得令人悲悯的幸福却不肯放弃,

好比戒不断的烟瘾,
好比牵手,
他不喜欢太轻癯纤瘪的手,握起来一点也不舒坦,
呃......虽然他没有确实摸过其他女孩子的手,
手鞠的手刚刚好,
指掌形状圆润饱满,像狗尾巴草尾端可爱的圆种,
记得那夜最迫不及待探索的部位,
便是她臂内那一条浅青色的静脉向上延伸的藕臂,
他知道她很不好,
但自己似乎没有好到哪去,
必须难堪的承认,
当爱火達到燃点时,

难以不带一丝欲念凝视她的任何一吋肉身,

遭挥臂以拳相向时,

仍会被臂上的粉玫色疤痕吸引住,
臂这个字很奇妙,
失之交臂,
他们曾经历这段最危险的距离,
一臂之隔看似很亲近,
但两个小心翼翼试探的宇宙,
非蜉蝣亦非蟪蛄,
无心经营恶俗的烈情以及愚呆的等待,
抚着她的掌纹,
掌心的温软,指腹的粗砺,令人欲罢不能的藕臂,
阡横的脉络中笃定地往他的心走去,
他知道她很不好,
但那女人不再是那首少年时代迷路的青涩情诗,
她那双握着他走过轻狂与懦弱的手,

他深深隽刻在心中,

一笔一画写的不过一个“家”字

   
评论
热度(15)
期中狗先忙一下
© 石楠的顏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