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的顏色

女神的高顏值小弟速寫
摸了一隻速寫手鞠

何謂老公視角

【鹿鞠】1812年

  • 背景为俄法战争

  • 相爱相杀

  • 应该是个后妈

---------------------------------------------------------

【第一章:融雪】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有关乎我一位很有意思的长官的故事,发生在沙皇和法国宣战的那个春天,我记得很清楚,每个细节,包括白雪霭霭的森林,以及那个血腥味或着腐烂松叶构成的黑软泥土的气味。


  远方泛着靛蓝色的山峦,发出细碎的迸裂声,慢慢露出绿芽的草地上,一身柔软雪衣的兔子越发容易身形毕露,我在一夜的站哨后喜欢在这里放个风,打打野兔,好比现在这只已经得手的猎物,

  几分钟前我刚用长枪穿透了它的心脏,它试图挣扎,却发现自中心扩散的麻痹感支配了感官,身体逐渐不听使唤,只能动弹不得地用绝望湿濡的大眼,睁睁望着我用长枪柄后的短刺刀穿颈动脉,温热流淌的鲜血在银白冻透的雪地上构成一幅腥艳而愉虐的画面,


”它已经死了”

  身后不知不觉传出一声低沉磁性之声,惊得我的肩膀一乍,又迅速压下,站在身后的是微微皱着眉的长官,shikamaru在这里抽着烟,以他脚下的雪融陷程度,似乎已站在这里观察半晌了,

  他像影子似的,很难察觉接近或远离,心思更是难以猜测,是个聪明绝顶的犹太人,这个聪明人似乎比较喜欢待在军营里运筹帷幄,反倒不太适合这个战场,首先这位长官不嗜血味,


我曾看过他对着自己沾有敌人鲜血的长枪一擦再擦,永远擦不干净似地清理着,令我想到蓝胡子故事里那个打开密室的姑娘永远擦不干净钥匙上的血渍,

  那家伙最大问题是善良,似乎对历史透彻赤裸的眼神视若无睹,那眼神传达的是,幸存需要代价,及便牺牲身为人类最大的价值及光辉,虽然责怪别人善良是有点政治不正确的事,但是在特殊年代里,美德像一个十字架一样,被负者必定遭受荆棘与鞭挞,

  我不敢说我是一个善良的人,良知之于我,不过就是一颗种子,春暖花开之下说不定会萌生点像样的芽,但是我实在不希望眼前这株挺拔的翠枝因为某些坚持蒙受时代风霜的压碾,虽然他的智能时常让他险中逢生,但毕竟他还太年轻.


  我停了一晌,看了眼前似懂非懂的孩子,玉邃如潭的眼睛,有着他那样宁静如港湾的面容,叹口气继续道,他总是世无争的样子,这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我们这类军阶平平但资历稍深的下属也不会因为他年轻缺乏经验而讨厌这种好相处的长官,要是他的心肠再铁石,私心再多些,他肯定现在是飞黄腾达的,

欧,不过这更是违他所愿了,孩子, 

  我笑了,眼前仿佛冒出当年那个深深凹陷的眼眶和在阴影里驼背抽烟的身影,

年少时的我,嘟哝尤在

”那家伙总有一天会被他自己的软心肠害惨”。

---------------------------------------------------------

下一章预告:玫瑰色的

我会记得这年代里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经不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万花的一生,四季中径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万人群独行,往柳暗花明山穷水尽去

玫瑰色的你…….


懷念一下張雨生,沒有菸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手裡沒有煙

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在你想起了我以後

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關於鹿鞠粉

哈囉~這次不是來灑糧也不是作文章整理的....我要消失一周到兩周左右,所以前陣子才會那麼不要臉的一直冒出來(就像要冬眠前暴飲暴食的動物一樣23333)....

那天整理時才發現不知不覺我也寫了十餘篇鹿鞠文,畫了三十幾張圖,鹿鞠是我迷上的第一對cp,看他們走過青蔥歲月,扶持理解到相愛,他們倆也貢獻了我電腦繪圖上的所有進步,還有腦洞亂開的能力(笑)~

轉粉一周年了,謝謝他們,也謝謝總是耐心看完我廢話的你們,

有一起粉的同伴真的很幸福,

愛你!



20177/7

電腦繪圖插畫整理

----------------------------------------------------------------------

ps私心丟幾張手繪

【鹿鞠】20(又名忍鹰,短,he,fin)

  • 1909字

  • 背景在鹿鞠关系确立以前

  • 低甜度             

  • 鹰类数据参考维基百科  


    ------------------------------------------------------------     

           

      鹿丸放下防护手套,回头前,一抹敏捷的白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地平线,像一抹来不及许愿便消失的流星,在视网膜留下残影,

    那抹白点飞越了翻涌茫茫沙海的大漠,

    那片绝望之海里埋葬了太多故事,如果仔细辨认砂,会发现他不是单调的色彩,

    隐隐泛着白色的是那些昂首死去的人骨被风的指腹摩娑压辗而成的;

    红色的是那些被祭祀的牲畜回归大地母体的血液,

    金色的是沉默,是沙漠将人类引向孤寂之海的旅酬,    

         在那片波浪的尽头是一扇明熀熀的小窗。



       笔尖轻轻扣着桌面,她对日子不苛求但也不会麻木至于忘记自己生日,活过了那么多年,大战后的第一个生日在几分钟就翩然而至,如果把生命分成几个阶段的话,她会五年五年的划分,好像一个里程碑,自己则是个长跑选手,熬过了一个接续下一个,

    脚下的灼热跟呼吸里的疼痛,不会因此减少,但总能让她感到不再漫长,人生似乎也可以恰如其分地为每五年的时间线里做的调整,下一行不短不常的注释,              


      比如5岁以前饱受失恃之痛,在丧葬队伍中给紧紧撺紧勘九郎的衣角,不让年幼的弟弟再次冲进母亲的遗像前用手触碰那静止在永恒的温柔笑容,他们可知道,未来的成长时光里,只有这张面孔的记忆,带着他们越过无数残酷虚伪的面容去拥抱成熟的到临……              


      10岁以前饱受异于常人等级的训练之苦,记得也是生日前一天,一只闪烁着十字星银缎光泽的美丽生物翩然出现在氤氲中,              

    镰刀闪烁着嗜血的阴冷杀意,唤醒了血液里某种不驯的躁动。              

    手鞠近乎以为是自己在无数次烈日高度操练下倒地前的幻觉

                  

      15岁以前家庭里越发焦灼的关系,是她最难熬的时光,却是她看见原谅和珍惜的契机。

                      

      而20岁好像也没有过去想得那样迢遥,但她仍不免迷茫,20岁是甚么?没有想过自己会活过忍战,她已经有了替两个弟弟牺牲的准备,              

      对没有把握的事无需浪费心思设想,于是在没有任何预设的想像下,对于自己承载20年的生命,在这片沉寂的漠土上,她的问号如垂钓于天地间的月钩,凝结在无声的夜。              

    「咕…咕」                 

       在她沉吟之时,不知从何处蓦地冒出一只白尾鸢准,正轻轻地扣着窗,美丽的颜色仿佛带着朝阳,截然不属于黑夜的生物,手鞠怀疑这种张扬的颜色怎么能让它躲过重重猎食者的眈眈虎视,瞠大的眼睛,下一秒却又弯一轮下弦月,怪不得它能避开所有危险-              

      它是来往木叶与砂隐最快的信鹰,是接替老迈鹰丸的新忍鹰                 

       虽然外貌娇弱,但浑圆的脑袋,能记忆与调节嶙峋复杂的地形,最重要的是灵巧的飞行速度,遇到危险时能全速逃跑…怎么那么像某人呢? 连夜飞行的操劳,黑碧玺石般的精小眼睛,泛着丝丝困意,若它是人类恐怕要和他一样打出呵欠来了。

                                     

      小心翼翼地戴上防护手套,解下足爪上的文件,又怜惜地替它找了一些清水和新鲜的兔肉,脚上的信,纸面还很新,环卷的时间不长,很轻易地能摊平在桌面,面积不过一巴掌大小,估计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紧急或机密文件,这种文件凡举一般的胡兀鹫、灰泽鵟、红尾鵟、岛鵟、长喙兀鹫都可以胜认,这只白尾鸢明显地被公器私用了,眼角飘向那只生物,不知鸢是过于信任她,还是木叶的环境太过于安逸,小家伙在餍足以后,心满意足地将灵巧的头颅埋进毛茸茸的胸羽里休憩,睡得毫无防备。                               


    手鞠好奇地摊开纸条,一行慵懒地             


     「生日快乐,早点睡」跃入眼帘,


    看似极其敷衍的句子,写信的主人却在下笔之时搔首踟蹰不已,

    鹿丸的字很好辨认,他喜欢在尾部拉长,像拖着笔写字似的,这种字容易拖泥带水,然而他的断笔处却相当利落,是手鞠看过最好看的书写体之一,假如自己真是早睡的,恐怕他的信不会成为她生日当天最早收到的祝福,虽然心里希望自己照顾身体,却仍希望自己能在午夜后看到他的信,那点既矛盾又可爱的小心思手鞠还是心里有数的,            

        而那男人是最没有立场向自己说教的人,四战后将昼夜托付给了责任,他不说,但她就是知道,从他被责任撑压得更加宽阔的肩胛里,从共事时他的眼眶下藏不住的淡淡的黑沉里……明明不是具有野心的人,让他挑灯夜战的理由不外乎是-    

             

                    「要守护玉」          

                   

        耳边依稀想起他带有点烟嗓的低沉男音,那个同盟村落最要好的工作伙伴,总是相互较量、扶持,最不想输的知己,

    他像一艘健伟雄浑的船,经历过风雨的颠簸,船桅布满了星罗棋布的伤痕装载满满的理想,一点一点往终点驶去,

    手鞠轻轻地笑了,

    他一定能抵岸的,

    不自觉地有中庸坦的舒坦从胸口窜到四肢曼延开来,眼眸的困惑像被黎明驱赶节节败退的黑夜一般隐翳入地平线,

    对,             

    和那个家伙一样,              

    20岁,是守护,              

    守护家人;守护世世代代的村民;守护永不止息的意志;守护自荒芜沙漠中挣扎萌芽的新叶,              

    她在心里默默地住写下心的一行注释,              

    浓稠的夜划破了一道口子,涌进的光辉稀释了天空晦暗不明的颜色,暖暖的蜜色流光从小窗倾泻,手里熟睡的小家伙似乎不太调节光线,微微的偏身,              

    她望着窗外,光线在瞳仁里流转,             

    隐隐的,她对往后漫漫的人生有了某种别样的期待。 

無背景版本,靈感源自國外的攝影師,和女友出遊的時候顧著拍照,被女友一手抓著拖走,拍下的照片,反正在網路上搜follow me to會發現各種虐單身狗的照片...咱們家的鹿鞠怎麼可以沒有呢?

架空鹿鞠的腦洞

碎碎念一下!每次期末評鑑的時候就想產量,考完手頭一空閒就甚麼糧都忘了==連手稿都像過期食品一樣無力碰...為了保鮮,先把目前還是坑的靈感放這裡:


1.rose sina(he,留學生背景,長篇,虐志保)

2.斯德哥爾摩症(前虐後he,長篇)

3.聊齋(be,人鬼戀,長篇)

4.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Война(極度虐,原本叫1812!但跟之前的腦洞撞名了,俄法戰爭背景,手鞠間諜,大長篇)

5.杜蘭朵(又名鐵血,he但是也是有點虐)

6.醫院餐廳(虐虐虐虐虐!!!!後媽中的後媽,但放心是短篇不會哭太久)

....好的!打完以後我也覺得自己眼高手低!暑假只能寫一篇


大家對哪個內容比較有興趣呢?

夢洞(黑暗故事詩,慎入,短)

有一個洞,

女孩說

在哪裡?

大人問到

女孩指指胸口,

它好黑,

好深好深,

好像一雙不見底的眼睛,

我害怕,

大人瞇起眼,

它不夠大,

他笑笑,

等它大到能把妳的夢吞了,

他低下身摸摸她的頭

妳就長大了


訪沙特(悲觀者慎入)

  • 厭世文學

  • 心瓣膜脆弱者慎入

  • 黑暗向現代詩





悲傷是如何誕生的?

他說

來自淚

來自夜

來自於透明的凝視

來自於生而自由的矛盾

我問他在嗎?

他說他在

他說他的在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慟

我問他能不能不痛?

他說

他的慟在證明存在以後就被賦予了意義

但是我們離不開他者

他的鼻梁深深的陰影投落在交疊的手上,

喃喃道

於是我們永遠地存在於自己所選擇的地獄


快來對號入座^^

Goodbye my lover歌詞(簡直哭暈) by James Blunt

Did I disappoint you or let you down?

我曾經讓你失望嗎? 或者,曾讓你放聲哭倒。

Should I be feeling guilty or let the judges frown?

我應該深感罪惡,並接受自我質疑的終生審判嗎?

'Cause I saw the end before we'd begun,

當我們在一起時,我就確定我們遲早會結束。

Yes I saw you were blinded and I knew I had won.

是的,我知道盲目的情感使你愛上我,而我贏得了悲傷的短暫愛情

So I took what's mine by eternal right.

於是我拿走了那些永遠屬於我的

Took your soul out into the night.

帶著妳的靈魂藏進我的永夜裡來

It may be over but it won't stop there,

也許一切都結束了,但不會永遠真正消逝。

I am here for you if you'd only care.

倘若有天妳想起我曾是妳的所有,我會永遠在這裡等妳。

You touched my heart you touched my soul.

妳觸碰我的心,安撫我的靈魂

You changed my life and all my goals.

妳改變了我的生活方式並讓我重新找到了活著的目標

And love is blind and that I knew when,

這一刻,我知道是人們常說的盲目愛情

My heart was blinded by you.

我的心為妳暈眩神迷,無法自己

I've kissed your lips and held your head.

我曾輕托著妳美麗的臉龐,輕輕的吻上妳的雙唇

Shared your dreams and shared your bed.

躺在妳的枕邊聽妳分享著每個夢境

I know you well, I know your smell.

我喜歡有妳在的空氣,我知道妳是這樣完美無瑕。

I've been addicted to you.

我已經完全臣服於妳

 

Goodbye my lover.

再見了我的愛人

Goodbye my friend.

再見了我最好的朋友

You have been the one.

沒有人可以取代妳,

You have been the one for me.

妳已經是我生命中的唯一。

 

I am a dreamer but when I wake,

我是沉溺於夢境的人,但我終究要醒來

You can't break my spirit - it's my dreams you take.

當我醒來時,妳讓我心碎了,毫不留情的挖空了我所有夢想

And as you move on, remember me,

如果妳一定要走,請不要忘記我

Remember us and all we used to be

求妳記得我們,且記得我們曾有的快樂時光。

I've seen you cry, I've seen you smile.

我看過妳嚎啕大哭,看過妳純真的笑顏

I've watched you sleeping for a while.

曾經什麼都不做只看著妳熟睡的臉

I'd be the father of your child.

如果可能,我希望可以成為妳孩子的爸爸

I'd spend a lifetime with you.

如果可能,我願意在妳身上耗盡我生命的每一寸時光

I know your fears and you know mine.

我們都知道彼此最害怕的是什麼,

We've had our doubts but now we're fine,

我們曾經為了小事相互對峙,儘管我們現在都知道彼此是最好的

And I love you, I swear that's true.

我只想告訴妳,我愛妳,千真萬確。

I cannot live without you.

沒有了妳以後我不再真正的活過。


And I still hold your hand in mine.

我緊緊的牽著妳的手,

In mine when I'm asleep.

驚醒之後,我發現又是同一個夢。

And I will bear my soul in time,

我會及時的忍耐這些靈魂的折磨

When I'm kneeling at your feet.

直到我夢到與妳求婚的那天

 

Goodbye my lover.

再見了我的愛人

Goodbye my friend.

再見了我的朋友

You have been the one.

沒有人可以取代妳

You have been the one for me.

妳已經是我生命中的唯一

 

I'm so hollow, baby, I'm so hollow.

我墜入了無盡的空虛裡,親愛的妳,我好寂寞。

I'm so, I'm so, I'm so hollow.

妳知道嗎? 我好寂寞, 我真的好寂寞。 

手繪水手服手鞠

母子下棋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惡水上的大橋)

When you're weary
Feeling small
When tears are in your eyes
I will dry them all

I'm on your side
When times get rough
And friends just can't be fou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When you're down and out
When you're on the street
When evening falls so hard
I will comfort you

I'll take your part
When darkness comes
And pain is all arou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Sail on Silver Girl,
Sail on by
Your time has come to shine
All your dreams are on their way
See how they shine
If you need a friend
I'm sailing right behi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ease your mi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ease your mind

I was eaten by a lovely plant    

by photoshop

【鹿鞠】螢光魚番外:芝加哥

    1871芝加哥由煉獄竄出的火舌,貪婪的舔蠕著,咬破城市的運輸血管;嚙碎骨肉-他們飼養的牛羊甚至是心愛的家人,將一群清教徒努力在這片流浪終點上攢下的財產和心血,化為歷史的餘燼,但這群人的美國夢並沒有結束,William W. Boyington等全世界的建築大師聚集於這裡,一根一條的鋼筋水泥,細細的填平地面的傷口,萌生新的皮膚組織,馬利納城、Tribune Tower、Water tower place、Palmisano Park......倔強驕傲地筍生,這座城市更巨大的茁壯,荒蕪以後,美麗的天際線,再次盎然而立。

    

    她心亂如麻地把行李卸下,整齊地裝入旅館的櫥櫃,一代比一代對自然需索無度的人類,一年更勝一年猛烈的暴風雪,她再次蒞臨這座城市,卻一個人面對惡劣如許的天氣,外面的交通有點混亂,她聽到幾聲喇叭,伴隨幾句帶有濃濃口音的髒話從大街上傳來,似乎一時半晌還不宜出門,她嘆了口氣,氣息一出口成了一團霧氣,在冷冽的空氣裡漸漸失去緊密的型態,雷聲劃開了天空,嗡嗡地,她的胸膛也微微地共鳴震動,埋進旅館的枕頭,陌生的空間,陌生的空氣,朝她湧來,太多了

    太多了,腔內闷窒難耐,她選擇了曾一起住過的房間,奢侈地隻身入住雙人房,房間顯得更加空曠,隻身的她應該是在等一個人的,那個人剛從室外抽完菸回來,毛尼大衣上沾了點點白雪,連烏絲上也是整齊地舖了一層銀絨,佝僂著身體更顯得像是年近耄耋的老頭子,好個大男人如此憨態可人,她莞爾傾身解開他的圍巾,他的吻順勢落下,

有些受凍僵粗礪的唇皮摩擦著她紅潤溫軟的皮膚,手鞠皺著眉頭張口含住他的下唇,感受鹿丸逐漸回暖甚至趨灼熱的唇皮,

煙草味的氣息驅走了寒氣,將她抱至腿上,剛剛的雪讓他的濕漉漉的髮絲貼著自己細白的脖頸,

癢癢的,

孔雀石綠的眼睛閉上前還映著他髮間殘留未全然融化的斑白,

要是這樣到老也不錯,

手鞠是這麼想著,在她回吻稍緩之際,男人又鍥而不捨地吮住她的唇,

貪心。


「鹿丸!」她在黑暗中醒來,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唇瓣,毫無腫痛感,手撐在兩邊,床單一片冰涼,隱隱泛燙的心,瞬間失了重,跌盪在無邊的雪夜,已經第幾個年頭了?她的眼睛有些酸澀,每次夢到這種夢醒來後,她便難以再睡去,於是她也成了一個害怕做夢的人,不是因為被美好的夢所摒棄而害怕,只是因為,美好再也只是過去,所以更加殘忍,窗外的呼嘯逐漸清晰,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蔓延了過來,房間的每個孔隙彷彿被飽和地填充滿了,空間像是被不屬於本體的物質強行介入似地,飽脹扭曲開來,有東西靠近,比起有形之物倒比較像是影子般的存在,朦朧卻強烈,手鞠的眼底波瀾不興,她知道,是他。

「久等了」。

她瞪著鹿丸半晌,好不容易從牙縫恨恨擠出一句

「這麼晚」



鹿丸垂下眼皮,手輕輕摩娑她的臉頰,滑過女人浮腫的眼瞼,觸感雖然冰涼卻是極其溫柔,依戀又似安慰,她憋得絞緊難受的聲帶終於支撐不住,倏地像彈性疲乏的彈簧般鬆開,眼淚沿著側在鹿丸胸口的嬌顏,斜斜滴落,穿透他的身體,鑽進床單,她才想到她還有好多夢想,想和她一起實踐,想要和他共同撫養一個孩子,用彌補童年缺憾加倍的愛來哺育他,連名字都想好了,shikadai,她可以勉強讓孩子冠上奈良這個姓氏,雖然私心覺得姓sabaku比較帥氣;想要他側耳傾聽肚子裡孩子的心音;想要和他與孩子假日帶著三明治去河濱公園野餐,聞著路邊的銀杏的澀苦氣味、遠方的汽船和地平線融合的型態、聽鷓鴣的低吟;想要一起滿頭白髮地看雪,她嗚咽地更用力攢緊他,彷彿有知她所想,鹿丸輕輕地笑著

「貪心的女人」

他也有來不及做的事,明白她所感受,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卻待手鞠出現在他的墳前,從女人被墨綠的針葉陰影投射下更顯憔悴泛白的唇中吐露出口,

鹿丸嚴肅地扶正她的臉,

對上他對人世間最念念不忘的眼瞳,

瀅瀅的瞳裡,有他自己的臉龐,

「我也愛你」

他對準她的唇,

把最深處的渴望獻上。

 

    雪已經停了,晨光猶如跌落人間的天使羽翅柔柔散開,青紫色的血管在嫩透的薄薄皮瞼上,脈絡清晰可見,她之手擋開陽光,推開映著自己面容的玻璃,鳥瞰這座城市,城市被銀白綿軟的雪覆蓋,高樓大廈竟被包得像一隻毛茸茸的雛鳥,

手鞠一直覺得這座城市有著標準的美式樂觀,當她在兩年前和鹿丸困在機場從落地窗看過去時她也這麼認為,

她從不回應世界的憐憫,她的愛不是未來,她的流浪並不瀟灑,

她真正想流浪的是那雙阡陌交恆,和他緊握的手,

她之於他,

猶如旅人之於城市,
異鄉之於故鄉,

現在之於過去。


 

 




高中時期畫的色鉛筆兵長

之後會用在漫畫裡,還沒決定長短,但是甜是虐已經決定了

還是比較喜歡這個時期的打扮呢
去村口接沙隱使者之前( ´_ゝ`)

奈良家的晚餐後溫馨時刻

邪魅光源尝试

鹿鞠飯上課摸魚的方式
突擊啵
下一页
喜歡畫插畫和鹿鞠同人;偶爾寫小說
© 石楠的顏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