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的顏色

【鹿鞠】Rise above(BE史诗体)

  • 渣作~正在尝试的体裁,可能是我的写文黑历史

  • 十字军东征历史背景

  • 相爱相杀

  • 情节参考歌剧Combattimento di tancredi e clorinda

  • 英文是u2的歌詞rise above




And you say rise above

Open your eyes up

And you say rise above

But I can’t,  I can’t


她在他的怀里睁开眼,有点儿暖
不知道是因为他因过于激动而发烫的体温
还是因为在这巨大怆恸悲剧下不合时宜的温徐阳光
世界有点迷蒙,有点丑恶
但只要阳光还在,她依旧可以如此义无反顾地爱
无论是她理当仇恨的男人,或者努力灌输她邪恶与诅咒的世界



How long will it take

Before these feelings go away

How much longer do I wait

And are there any real answers


她记得的
他曾在夜阑人静的城墙边
在爱情的禁区
危摇欲坠
抱住她
仿佛一颗石头
固执地知道她就是会出现
却又固执地盼望那不是他
心脏局促震荡宛如射出满弓的弦线
要被掷出
将落地如头颅
却不是因濒死的恐惧
若她注定死于他手里



Anyway your silence in a crowded room
Louder than the loudest tune I hang on every word


「我知道是妳」
「我都知道」
他眼里是无尽的永夜
她却在黑暗里看到琉璃似的绚光
那次他私自放走了她
那次他毫无章法地替她吻上银色的津液薄纱
他有他的理性
他有他此时的疯狂
在耳边低咒

马的不管哪个神祇是真的

只要知道明天太阳升起时
看得到云,看得到她

生命
才是真实地流动。



And you say rise above

Open your eyes up

And you say rise above

「天开了呢!」
鹿丸亲吻她干裂渗血的唇瓣
铁锈味里开出朵艳红鲜妍的玫瑰
言语太苍白
她用她长长的睫毛一眨一阖地道别
当蝶翼般的羽睫拍动时
彼此错过岁月
洪荒瞬间苍老
声音停止了
呜咽地沙漠风声
战马的嘶鸣

将士们甲胄互相摩擦的声响
停了
都停了
男人没说话
久久的沉默。



 But I can’t, 

I can’t


走吧!将军!

年轻的士兵如翻腾潮水,欢欣冲涌而来
他们流着汗的金发贴在白皙的皮肤上
是闪耀着天国鬃毛的狮子
将雄赳赳地光荣返乡
将离开这片被征服的阴性沙漠
将替整块欧罗巴土地上最聪慧的将军
十字军的英雄
以尊贵的桂冠加冕
他们要喜悦地禀告教皇

他们是如何用异教徒的腥红鲜血

去荣耀
去清洗
蒙上历史尘埃的上帝祭坛。


I miss you in everything

然而他再也没有回去。


东方的夜色如绸
有一颗石头
在这片强韧风沙刮蚀的荒芜中
顽强地佝偻着身躯
像在等候什么
却又像在祈祷着什么
那些异乡人用着陌生而有些滑稽的弹舌语汇告诉我
这颗石头恋上拥有蜜灿发丝的沙漠
而不是人们建构出的神祇
他的灵魂沉默着
健伟着
传说
爱情以最绝望的方式
得到了永恒。

 






   
评论
热度(3)
期中狗先忙一下
© 石楠的顏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