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的顏色

【鹿鞠】鹿丸君的烦恼故事《一》:当漩涡同学成为室友(上篇)

  

  鹿丸和鸣人成为室友是一件阴错阳差的事,

抽宿舍的日期他恰巧陪同教授出席远在名古屋的研讨会,他千叮嘱万交代丁次当日务必代抽男宿,岂知卡茹依红颜一怒,消丁次急得栽一整日劝夫人回心转意,

无宅可住下,鹿丸捡了间租金在合理范围内,仅两人合宿,且离校最近的套房,相较之下离车站颇远,但对于懒于踩出门槛外的鹿丸而言不成问题,房东是一位清静无为的老鳏夫,活脱脱像个纪律严谨的清教徒,一到半夜,老先生房前的共享出路口必上锁,虽然形成了无形的房禁,却保障了外宿学生的安全,套房稍嫌简陋却很干净,而且环境幽静,

鹿丸逐条列项在心里打了个大勾,但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项

……正常的室友。




入住第一日,即被较早迁入的漩涡同学吓得不轻,

漩涡同学将方便面堆得恨天高,他几乎要将胸膛扣上墙面才能勉强穿越鸣人的位子,越过堆满七横八竖黄色书刊的走道,翻开的书页上还露出一条廉价印刷之下,不太清晰的女人大腿,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地,

鹿丸不禁感叹,一个空间的整洁度原来可以人为颠覆得如此迅速,

一颗胡乱涂上发胶而惨不忍睹的金发脑袋瓜上抬,对上的是一双清澈的天蓝眼眸,有些傻气的微笑,以及一句极糟的开场白,是鹿丸收到的第一个见面礼


「嘿!伙伴!要不样一起分摊无限点阅精选A片的频道费?」




雏田知道你这样吗?」


  鹿丸按压着脑门不断跳动的青筋,才几日没有日向同学的探视,这几日居室里漂浮着黏腻的方便面余味几乎久久不散,例如昨天鸣人吃的咖哩味方便面,气味厚重得,令鹿丸怀疑自己的棉被里都能拧出咖哩汁来,

幸好手鞠不在,不然绝对会在踏进居室后瞬间炸毛,鹿丸了然,鸣人所制造的油腻味,只需开窗让风吹个几天就好,但鹿丸不喜欢连同洒入的太阳,更懒得打里吹入室内的沙尘,

不過这几天脑海重复放映一个画面阻断了他的懒散神经….


  她不容置喙把窗户「唰」地推开,

阳光替她长卷的睫毛甚至脸上最细微的绒毛都度上一层金粉;

她微眯的眼睛;

风微微吹动两片树叶般的柔俏浏海,

屋子里涌流翩舞着鲜盈的空气,

上帝总是这样挥霍似地在她身上挥洒魅力… 


虽然不是很情愿,鹿丸挪了挪自己坐生疼的屁股,缓缓踱到窗前,

阳光晒得他久不见日的苍白面孔近乎反光,益发清癯的身躯被一阵丰盈的暖风轻柔包裹,他也眯起细长的眼睛,但眶内的瞳子却亮烺无比,

他感觉到了,

手鞠那天的反应迟疑了几秒,

当鸣人在楼梯间遇到讨论完作业欲返女宿的手鞠,

一如既往地喊问他们是否交往时。


TBC


   
评论(2)
热度(25)
期中狗先忙一下
© 石楠的顏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