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的顏色

【鹿鞠】纽约的萤光鱼(楔子,慎入)

  • 悲文,極虐

  • 此系列稍長

  • 現代架空

    -----------------------------------------------------------------

          当男人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坑沉最后臻于平稳,像一张被抚平的纸,她无聊的目光才被夜里悠悠的燃烧的像鬼火那样的萤光鱼卷入幽深的鱼缸内,她会忘记这个月睡过多少杰克(大概8~15个);多少约瑟夫(约6个);多少丹尼尔(最多5个)……看起来有中东血统的大多名字里有个可汗,看起来是非裔的就比较为难她早上起床时不太流利的舌头,那些男人的名字比鱼缸里每一只鱼的名字还不重要,她可能会这样望着日复一日游来游去的鱼儿终老,由炯炯美目盯至失焦痴滞的泛黄老目,但那些男人的世俗魅力却是和口袋的深度以及年龄成正比。


 


纽约的精神是,无论夜晚的自己多么堕落沉沦,隔天她还是会衣装笔挺的,用粉底在黑眼圈的位置多敷上几层;用骄傲的高跟鞋鞋跟,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踢出华尔街金钱滚滚涌入的贪婪脉搏声,


「Temari,你知道吗?尼克队赢了」


「嘿!我看这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到黄金交叉点了!」


「会报表上这个项目比上个月多了七个百分点」,


撑起这座城市的是人眼看不见的货币和数字,在冷硬敲击键盘声里;在雇主暗示她修饰财况报表的贪婪口吻中;在日常无关痛痒的琐碎对话中除了金钱,她实在找不到什么意义或可贵的价值,人们开阖的嘴吞吐着欲望的泡沫,怎么游都是离不开一缸混浊。


 


日落来临前她会想起,一起看天边渐渐染上绯色的云霞的那从日本男子,留着黑长的个性直发,说着不太会卷舌的英文,有着不似这座城市的步调,不快不慢的严谨,独守自己的优雅,明明比他年纪来的小,却更加哲思老成,工作时一丝不苟,效率惊人,休假时却喜欢泡一杯茶倚着窗静静看云一个下午,或者自己和自己下将棋,她的朋友抱怨过,那男人无趣,无趣得像一张空白的月历纸,没有标注得紧凑充实行程,没有每一天火车般风风火火向前的喧嚣,那属于她的月历纸,却承载着两人平凡却可贵的日子,不管是看得到的杯里摇晃的茶叶,还是无法具体抓住的午后阳光洒在静静看云两人身上的温度,都是那么切切实实地一片清明。


 


人的死法千千万万种,在纽约你可能在酒吧起个冲突就被小混混扁死,在超市买个冷冻通心面被莫名的流弹打死,最经典的就是在时代广场遇到疯子被射死,浪漫一点的就是为了救一个小孩而死得热血淋漓,那个平凡的男人只选择了一个平凡的走法,去对街餐车买个午餐就被迎面而来的吸毒驾驶高速撞上,他要是提前知道自己是这种死法,大概会不会太讶异,她虽然是个有感情的的人,但在工作面前不是,她甚至很庆幸接到他的死讯是在工作之时,所以她瞬间干涸的生气才能被职业性的表情面具掩盖过,就像让她精致的五官不甚完美的雀斑,总能在办公时被她仔细的妆容粉饰而过,后来翘了一天的班参加他的葬礼,在黑色的装束下,黑压压的人群隔着,玉绿色的眼睛里,一滴泪也挤不出,只有比烈酒的浓醉夜晚,才能侵蚀她白日的残妆。


 


她记得卡尔维诺在〈月光映照的银杏叶地毯>中写过


「漫天纷飞的银杏叶特征在于:事实上,在每一刻,每一片正在飘落的叶子,出现在与其他叶子不同的高度,因此,视觉感官所坐落的空洞而没有感觉的空间可以区分为一系列连续的平面,在每一平面,我们发现一小片叶子旋转,而且只有单独一片。」


生活对她来说就是这样,一直以来都是同一片叶子,他回去他的b612星球之前,她看到的是翩飞缤纷的一面,


当秋意渐深,


当她被独自留在荒芜的城市,


当她鱼贯地从川流不止的人潮中茫然抬头,


那片银杏叶子早已失去光泽,


生活渐渐褪去了华美的彩汁,


夜里能照亮她的,剩下那缸,夜里发着不自然光亮的萤光的孤独生物。


城市遥遥的像一支纤弱轻薄的细颈酒瓶,承受不住太多男男女女彷徨的碰撞(纽约的单身人口高达百分之28,每天和庞大财务金融汇率交手的她,无意识地计算出了23345752这个人数),轻轻一掐就会喀的一声裂出汩汩鲜血,她丈着一身酒劲撞入他的房间,熟悉的气味逼出了腔室里一声压抑许久的凄切呜咽,月光在地板上像一条华丽的白羔羊毛地毯引着她走向乘载着他的秘密的书桌,


「该死!」


她手中的滑顺发带,缠卷着她的回忆,像小王子里的黑蛇,黑色的晶亮水晶像是爬虫类狡黠的恶毒瞳子,回忆恶意地朝她吐着蛇信,过去的种种是使人崩溃的神经毒,已经随酒精在她血液里肆意扩散,无可避免地想到他狡黠地抽下她发带时,狭长的丹凤眼就这么深深地勾住了她的心思,


那时他们被困在芝加哥的机场,暴风雪不止,她抱歉地向他解释来不及准备他的生日礼物时,他猝不及防地从她的头发上解下发带,在她金色的发丝倾泻而下时,惊讶的不只有她,那个始作俑者也发愣了半晌,然后就不要脸地要走了她的黑色发带,连同上面几根她像太阳般灿烂又牵引着他目光的金色发丝,隔了无数个冬天,仍被他完好地珍藏在抽屉,连同那家伙的大烟枪恩师留下来的一根打火机,


她牛饮的烈酒不但无法驱寒,全身的皮肤冷冽得发颤,太阳穴隐隐抽痛,黑蛇仿佛又摇摇晃晃地动了起来想攀上她的小腿狠咬口,她惊叫了一声,用高跟鞋恶狠狠地将发带踩烂,失魂仓促地跌撞出他的房间和他的世界,


再见了,


鹿丸,


他不是和她幸福地走过余生的王子,她就不会是玫瑰花,抑或是什么公主,


坚强如她,是不会成为生活灰烬里的泡沫,


但她最终成了萤光鱼,


在纽约这个迷惘的大缸里嗑嗑绊绊,撞不碎,游不出,犹梦似幻的玻璃,


没有了他的世界那么真又那么假,


鱼缸里的鱼把时间炖煮得熟烂的往事呕沥出来,


吐了一个意念不尽的,映着张狂梦魇的圆浑泡泡。


 


城市遥遥的像一支纤弱轻薄的细颈酒瓶,承受不住太多男男女女彷徨的碰撞(纽约的单身人口高达百分之28,每天和庞大财务金融汇率交手的她,无意识地计算出了23345752这个人数),轻轻一掐就会喀的一声裂出汩汩鲜血,她丈着一身酒劲撞入他的房间,熟悉的气味逼出了腔室里一声压抑许久的凄切呜咽,月光在地板上像一条华丽的白羔羊毛地毯引着她走向乘载着他的秘密的书桌,


「该死!」


她手中的滑顺发带,缠卷着她的回忆,像小王子里的黑蛇,黑色的晶亮水晶像是爬虫类狡黠的恶毒瞳子,回忆恶意地朝她吐着蛇信,过去的种种是使人崩溃的神经毒,已经随酒精在她血液里肆意扩散,无可避免地想到他狡黠地抽下她发带时,狭长的丹凤眼就这么深深地勾住了她的心思,


那时他们被困在芝加哥的机场,暴风雪不止,她抱歉地向他解释来不及准备他的生日礼物时,他猝不及防地从她的头发上解下发带,在她金色的发丝倾泻而下时,惊讶的不只有她,那个始作俑者也发愣了半晌,然后就不要脸地要走了她的黑色发带,连同上面几根她像太阳般灿烂又牵引着他目光的金色发丝,隔了无数个冬天,仍被他完好地珍藏在抽屉,连同那家伙的大烟枪恩师留下来的一根打火机,


她牛饮的烈酒不但无法驱寒,全身的皮肤冷冽得发颤,太阳穴隐隐抽痛,黑蛇仿佛又摇摇晃晃地动了起来想攀上她的小腿狠咬口,她惊叫了一声,用高跟鞋恶狠狠地将发带踩烂,失魂仓促地跌撞出他的房间和他的世界,


再见了,


鹿丸,


他不是和她幸福地走过余生的王子,她就不会是玫瑰花,抑或是什么公主,


坚强如她,是不会成为生活灰烬里的泡沫,


但她最终成了萤光鱼,


在纽约这个迷惘的大缸里嗑嗑绊绊,撞不碎,游不出,犹梦似幻的玻璃,


没有了他的世界那么真又那么假,


鱼缸里的鱼把时间炖煮得熟烂的往事呕沥出来,


吐了一个意念不尽的,映着张狂梦魇的圆浑泡泡。


 

城市遥遥的像一支纤弱轻薄的细颈酒瓶,承受不住太多男男女女彷徨的碰撞(纽约的单身人口高达百分之28,每天和庞大财务金融汇率交手的她,无意识地计算出了23345752这个人数),轻轻一掐就会喀的一声裂出汩汩鲜血,她丈着一身酒劲撞入他的房间,熟悉的气味逼出了腔室里一声压抑许久的凄切呜咽,月光在地板上像一条华丽的白羔羊毛地毯引着她走向乘载着他的秘密的书桌,


「该死!」


她手中的滑顺发带,缠卷着她的回忆,像小王子里的黑蛇,黑色的晶亮水晶像是爬虫类狡黠的恶毒瞳子,回忆恶意地朝她吐着蛇信,过去的种种是使人崩溃的神经毒,已经随酒精在她血液里肆意扩散,无可避免地想到他狡黠地抽下她发带时,狭长的丹凤眼就这么深深地勾住了她的心思,


那时他们被困在芝加哥的机场,暴风雪不止,她抱歉地向他解释来不及准备他的生日礼物时,他猝不及防地从她的头发上解下发带,在她金色的发丝倾泻而下时,惊讶的不只有她,那个始作俑者也发愣了半晌,然后就不要脸地要走了她的黑色发带,连同上面几根她像太阳般灿烂又牵引着他目光的金色发丝,隔了无数个冬天,仍被他完好地珍藏在抽屉,连同那家伙的大烟枪恩师留下来的一根打火机,


她牛饮的烈酒不但无法驱寒,全身的皮肤冷冽得发颤,太阳穴隐隐抽痛,黑蛇仿佛又摇摇晃晃地动了起来想攀上她的小腿狠咬口,她惊叫了一声,用高跟鞋恶狠狠地将发带踩烂,失魂仓促地跌撞出他的房间和他的世界,


再见了,


鹿丸,


他不是和她幸福地走过余生的王子,她就不会是玫瑰花,抑或是什么公主,


坚强如她,是不会成为生活灰烬里的泡沫,


但她最终成了萤光鱼,


在纽约这个迷惘的大缸里嗑嗑绊绊,撞不碎,游不出,犹梦似幻的玻璃,


没有了他的世界那么真又那么假,


鱼缸里的鱼把时间炖煮得熟烂的往事呕沥出来,


吐了一个意念不尽的,映着张狂梦魇的圆浑泡泡。


 


城市遥遥的像一支纤弱轻薄的细颈酒瓶,承受不住太多男男女女彷徨的碰撞(纽约的单身人口高达百分之28,每天和庞大财务金融汇率交手的她,无意识地计算出了23345752这个人数),轻轻一掐就会喀的一声裂出汩汩鲜血,她丈着一身酒劲撞入他的房间,熟悉的气味逼出了腔室里一声压抑许久的凄切呜咽,月光在地板上像一条华丽的白羔羊毛地毯引着她走向乘载着他的秘密的书桌,


「该死!」


她手中的滑顺发带,缠卷着她的回忆,像小王子里的黑蛇,黑色的晶亮水晶像是爬虫类狡黠的恶毒瞳子,回忆恶意地朝她吐着蛇信,过去的种种是使人崩溃的神经毒,已经随酒精在她血液里肆意扩散,无可避免地想到他狡黠地抽下她发带时,狭长的丹凤眼就这么深深地勾住了她的心思,


那时他们被困在芝加哥的机场,暴风雪不止,她抱歉地向他解释来不及准备他的生日礼物时,他猝不及防地从她的头发上解下发带,在她金色的发丝倾泻而下时,惊讶的不只有她,那个始作俑者也发愣了半晌,然后就不要脸地要走了她的黑色发带,连同上面几根她像太阳般灿烂又牵引着他目光的金色发丝,隔了无数个冬天,仍被他完好地珍藏在抽屉,连同那家伙的大烟枪恩师留下来的一根打火机,


她牛饮的烈酒不但无法驱寒,全身的皮肤冷冽得发颤,太阳穴隐隐抽痛,黑蛇仿佛又摇摇晃晃地动了起来想攀上她的小腿狠咬口,她惊叫了一声,用高跟鞋恶狠狠地将发带踩烂,失魂仓促地跌撞出他的房间和他的世界,


再见了,


鹿丸,


他不是和她幸福地走过余生的王子,她就不会是玫瑰花,抑或是什么公主,


坚强如她,是不会成为生活灰烬里的泡沫,


但她最终成了萤光鱼,


在纽约这个迷惘的大缸里嗑嗑绊绊,撞不碎,游不出,犹梦似幻的玻璃,


没有了他的世界那么真又那么假,


鱼缸里的鱼把时间炖煮得熟烂的往事呕沥出来,


吐了一个意念不尽的,映着张狂梦魇的圆浑泡泡。


 


高潮对她而言就是一种要溺死的错觉,不过那死亡对她而言有点麻木,

每当她要溺死的同时伸出手却又抓不到任何形式的东西时,她就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久而久之就习惯而麻木,

麻木似吐泡泡之于一条鱼而言,不只她,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尽职地扮演好一条萤光鱼,

滑稽地,以一种刺目的颜色,想要填满黑暗里的空虚,然后忘记自己原本的人模人样,

当人声糊成了一片,当酒精又细碎地啮咬着她的神经,日复一日

……够了,

真的够了!

她把高脚杯里剩下的酒一路灼伤了喉道,

炫目喧嚣的灯光惊醒了纽约暗夜的游魂,

她幽魂似地游入,

深夜,

一条迷惘的萤光鱼,开始了在纽约的一夜流浪。


   
评论(1)
期中狗先忙一下
© 石楠的顏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