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的顏色

【鹿鞠】1812年

  • 背景为俄法战争

  • 相爱相杀

  • 应该是个后妈

---------------------------------------------------------

【第一章:融雪】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有关乎我一位很有意思的长官的故事,发生在沙皇和法国宣战的那个春天,我记得很清楚,每个细节,包括白雪霭霭的森林,以及那个血腥味或着腐烂松叶构成的黑软泥土的气味。


  远方泛着靛蓝色的山峦,发出细碎的迸裂声,慢慢露出绿芽的草地上,一身柔软雪衣的兔子越发容易身形毕露,我在一夜的站哨后喜欢在这里放个风,打打野兔,好比现在这只已经得手的猎物,

  几分钟前我刚用长枪穿透了它的心脏,它试图挣扎,却发现自中心扩散的麻痹感支配了感官,身体逐渐不听使唤,只能动弹不得地用绝望湿濡的大眼,睁睁望着我用长枪柄后的短刺刀穿颈动脉,温热流淌的鲜血在银白冻透的雪地上构成一幅腥艳而愉虐的画面,


”它已经死了”

  身后不知不觉传出一声低沉磁性之声,惊得我的肩膀一乍,又迅速压下,站在身后的是微微皱着眉的长官,shikamaru在这里抽着烟,以他脚下的雪融陷程度,似乎已站在这里观察半晌了,

  他像影子似的,很难察觉接近或远离,心思更是难以猜测,是个聪明绝顶的犹太人,这个聪明人似乎比较喜欢待在军营里运筹帷幄,反倒不太适合这个战场,首先这位长官不嗜血味,


我曾看过他对着自己沾有敌人鲜血的长枪一擦再擦,永远擦不干净似地清理着,令我想到蓝胡子故事里那个打开密室的姑娘永远擦不干净钥匙上的血渍,

  那家伙最大问题是善良,似乎对历史透彻赤裸的眼神视若无睹,那眼神传达的是,幸存需要代价,及便牺牲身为人类最大的价值及光辉,虽然责怪别人善良是有点政治不正确的事,但是在特殊年代里,美德像一个十字架一样,被负者必定遭受荆棘与鞭挞,

  我不敢说我是一个善良的人,良知之于我,不过就是一颗种子,春暖花开之下说不定会萌生点像样的芽,但是我实在不希望眼前这株挺拔的翠枝因为某些坚持蒙受时代风霜的压碾,虽然他的智能时常让他险中逢生,但毕竟他还太年轻.


  我停了一晌,看了眼前似懂非懂的孩子,玉邃如潭的眼睛,有着他那样宁静如港湾的面容,叹口气继续道,他总是世无争的样子,这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我们这类军阶平平但资历稍深的下属也不会因为他年轻缺乏经验而讨厌这种好相处的长官,要是他的心肠再铁石,私心再多些,他肯定现在是飞黄腾达的,

欧,不过这更是违他所愿了,孩子, 

  我笑了,眼前仿佛冒出当年那个深深凹陷的眼眶和在阴影里驼背抽烟的身影,

年少时的我,嘟哝尤在

”那家伙总有一天会被他自己的软心肠害惨”。

---------------------------------------------------------

下一章预告:玫瑰色的

我会记得这年代里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经不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万花的一生,四季中径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万人群独行,往柳暗花明山穷水尽去

玫瑰色的你…….


   
评论(6)
热度(7)
期中狗先忙一下
© 石楠的顏色 | Powered by LOFTER